您當前的位置:首頁>>服務范圍>>技術服務>>服務管理 服務管理

私有云成本評估
發布時間:2016-03-02 丨 閱讀次數:1257

私有云的高成本需要CIO和業務伙伴的大量努力。

  這是私有云專題報道(共兩篇)的第二篇。第一篇關注金融機構State Street的內部私有云實施。第二篇深入鉆研建立私有云的挑戰,展望該領域云計算的未來。

  隨著企業爭先恐后地變成“數字化業務”,使用技術創建新商業模型并在競爭中獲取競爭優勢,他們轉為把云計算當作便宜、可擴展的IT平臺。誠然,研究商店IDC預測到2018年所有IT開銷的一半是在云技術上,到2020年云會吸收60%~70%的所有軟件、服務和技術花費。

  當公有云上的業務快速增長時,Forrester Research最近對云計算的研究提到,未來五到十年內,在傳遞給客戶商業價值時私有云會實現從“適中的”到“最小的”成功。報道稱,私有云只是太困難了以至于大多數企業無法投資建立它。

  私有云——由IT團隊管理的在公司數據中心里運行的基礎設施服務平臺,成本會耗費150萬美金甚至更多(參考《What is private cloud? That depends on who's defining it》)。

  “人們開始認識到私有云成本超過了他們想要的。”Pamela Wise-Martinez說。她是Pension Benefit Guaranty集團的首席云和企業數據架構師,這是一家管理退休金的美國政府機構。這不僅僅是軟件和硬件的投資。“私有云成本更與IT資源、培訓那些資源、管理軟件使之24小時可用有關。”

  Gartner分析師Alan Waite給企業客戶提供私有云實施成本方面的建議。在教育研討——讓人們感覺如何決定建立私有云是否有意義,他會展示一張機械手臂移動一個球的圖片。

  “你花費了大量的金錢。你用了很長的時間以使它能正常工作。然后,你就有了這條能移動球的機械手臂,”他說:“如果你問這個問題,‘建造這樣一條手臂,是否值得去做?’——好吧,答案是‘你移動球的頻率有多高?’如果你只是一年一次,你花在建造這條手臂上的所有精力就是不值得的。”

  企業在遭遇私有云開銷之前,需要來自業務上清晰的授權,Waite說。一旦他們有了授權,他推薦分階段的方法,從諸如重構他們IT團隊和創件管理架構之類的步驟開始。

  恢復私有云

  商業目的可能只是驅使Millar Inc.采用私有云的服務器托管----意味著工作放在云供應商數據中心里被分隔開的區域里。總部位于休斯頓的心臟和神經醫用導管生產商雇傭了140人,維護英國的一個銷售辦公室,新西蘭奧克蘭市的一個研究和開發設施。它是一個熱切渴望公有云的客戶,不僅依賴公司內部服務器,也依賴像Microsoft Office 365和Barracuda Networks這樣作為補充數據備份的公有云服務,IT總監Todd Miller說。

  Miller說托管的私有云設置可以作為“災難恢復模型”。IT部門會放置虛擬機,以復制內部服務器到公有云上,可能Microsoft Azure,隔離它自己的私有網絡。它通過虛擬私有網絡被連接到Millar的數據中心。

  “如果我們發生火災,呸呸,或者設施發生了什么其他事,人們無法到達那里或者我們失去了實體服務器,”Miller說:“我們可以通過VPN客戶端輕易地引導那些人連接到云,從而使他們能繼續干他們的工作。”

  這只是就Millar公司而言,它受美國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管理,只有“等FDA出臺一些非常明確的指導條例”才能使用私有云。Miller說。

  未來混合事務

  正如Miller將私有云視為他公司整套IT裝備的一部分,私有云在大多數企業可能不會唱獨角戲。更有可能方案是一個包含內部服務器和公有云部署的混合體,即所謂的混合云——或者更準確的說,混合IT。研究商店MarketsandMarkets說,到2019年混合IT銷售會達到令人吃驚的847億美元。

  “私有云不會是一個孤島,它也不可能是,”Forrester分析師Glenn O'Donnell說:“它會整合公有云服務和遺留基礎設施。大型機實際上會成為混合IT的一部分,如果在你的環境里已經有了大型機。”

  Pension Benefit Guaranty Corp.現在正權衡內部和云IT操作的混合,包括使用Microsoft Azure平臺,首席架構師Wise-Martinez說。當它就位,大多數敏感數據——數百萬美國領養老金的個人可識別信息,或者PII,可以留在本地,而“商品服務”比如人力資源可以保存到云。

  Wise-Martinez,在幾個聯邦機構工作過。他認為,更加結合的政府IT資源和更多托管的私有云工作,加上更托管的服務,意味著專門云服務在政府數據中心運行,每項政府政策,“完全被勝任的第三方所管理。”

  盡管如此,首先,華盛頓需要克服對傳送政府數據到外部的不安。

  “政府不想站在前沿,”Wise-Martinez說。“但是,他們也不想落后,因為那意味著我們對事物付出超過我們應該的,或者我們沒能有效的高效的利用我們的資源因為我們沒能利用設計系統的新想法、新技術和新方法。因此,目標是找到信任和新興技術以及靈活性交叉的最合適的點。”

  至于數據中心的云,不會走開,Waite說,但是它會變的沒那么重要,因為更多的人會更適應公有云,并處理集成的愈加多樣化的計算環境。

  新“云中介”工具脫穎而出,允許管理多種環境——內部和云,給出能展示特定工作在哪里可以更高效運行的成本分析。不過,這又是另一個故事了。

  “我看到很多企業正掙扎于‘好吧,我已經有了多樣的云,混合IT環境——我該如何管理?’” Waite說。“現在真沒有非常好的答案。這是很新興的領域。”


↑上一篇:第一篇
↓下一篇:最后一篇
新浪微博二維碼
微信二維碼

Copyright ?   西安智聯網絡科技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電話:029-68596877   郵箱:[email protected]   
備案號:陜ICP備16019481號-1地址:西安市高新區錦業路1號綠地世紀城SOHO同盟B座1909室   技術支持:至成科技    企商網鏈接

7星彩走势图专业